切换到宽版
  • 65阅读
  • 0回复

[耽美]《论如何把黑变粉》作者:唐而黄之 [复制链接]

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
 
楼主  发表于: 2020-02-15 12:25:26

  《论如何把黑变粉》作者:唐而黄之
  两个神经病的故事
  瞎写的,写着玩,暗黑系(大概)


第1章
  我现在怀疑我家爱豆在私联我。
  先说一下我爱豆的情况,他是顶流,一心只走事业线的那种,之前是一个小糊团里的门面担当。
  两年前我第一次在视频里见到他时,感觉遇见了爱情,当时惊为天人,一开始是他的唯粉,之后被他团里的其他小男孩感动到了,迅速变成团粉,不过,最喜欢的还是我家弟弟!一直觉得他们团有问题,明明每个人都努力且优秀,但是团不火,反而我家弟弟火的一塌糊涂,现在黑子们就专挑这方面的刺,说资源倾斜,说弟弟抢团里其他人的资源,打压团员等等。身为团粉、本团站长以及我家弟弟的站内站长的我自然要组织人下场控评,控评不仅要向路人解释清楚,还要组织粉丝适度控评,最热的一条是解释,第二条就要黑粉发言了,自然,黑粉也是我们扮演的,黑粉发言要过激,这样才能衬托出我们的理智与无辜。
  但是,这次因为黑粉跳得太过了,我就亲自下场,操控我的小号疯狂输出,和一个人对骂,我用另一个小号悄悄关注她,性别女,微博里一溜水的关于我家弟弟的黑料,有已经实锤的,还有的没经过证实的,但是,身为管理各大粉丝群以及站长的我,自然看出这些都是真的,这个人肯定是公司内部的。最开始的日期是在弟弟进入公司训练的时候,她连弟弟有蜡笔小新内裤都知道!还嘲讽弟弟是个小孩!经纪人?同期生?团员?正准备往下翻时,那个撒比黑子又给我发了私信,切换小号一看,他竟然说我眼瞎,粉上了一个花瓶,他不配当顶流。不能忍,明明他每天练习舞蹈到半夜两点,为了演好武打戏,去特训三个月,演戏从不用替身,即使受伤也咬牙不吭,现在能从小透明变成顶流也是自己努力来的,怎么能说他是花瓶。
  这个人绝对是嫉妒我家弟弟,就不是经纪人,团员也不可能是,虽然团里表面上看的不和谐,但是老大是个傻白甜,老二是个一根筋,老三是个恋爱脑,老四是个沙雕,压根都没那个脑子去干这种事。也就只有同期生了,毕竟我家弟弟和他们同一期的,也就只有他成为顶流了。
  这傻/逼又发新动态了,竟然说五个人要一起去参加综艺?怎么可能,弟弟最近在忙着拍戏,哪有时间去参加综艺。
  “滴滴”群消息响了,是关于弟弟路程又有更新了,弟弟从机场出来了,是戏拍完了吗?
  我看了下关于拍戏的群,没有新消息,私聊管理员,管理员说,戏还没拍完。
  难道真的是要参加综艺吗?我退出QQ登录微博,那个黑子没有继续给我发消息,最新动态还是关于参加综艺的事。
  我把她的所有微博翻完,并且通过微博找到了她的博客,以及亲友。博客里有说她被舞蹈老师骂,说自己工作不顺,不被老板欣赏。我把她关注的每一个人都翻了翻,还真让我找到了突破口,她早期关注了一个叫”大屌萌妹”的人,这个人大多数转发的都是沙雕视频并且还时不时的at她,只有三条是关于团的事情。第一条是:老年组(躺)。并且还at了那个撒比黑粉,第二条是:我们公司员工就是流弊。日期是弟弟正式出道的日子。第三条就发了一张风景照,我把照片放大看,感觉有些熟悉,发现那不就是从弟弟家客厅向外拍的样子吗!果然,大屌萌妹和弟弟是一个团的,而且,这么沙雕的人一定是老四了。老四和撒比是亲友,那老四是不是也黑了我家弟弟?果断用小号关注了。
  我用另一个专门黑弟弟的小号关注了撒比的微博,并且私聊她,打算探探底,我拿了些黑料和她交流,发现她知道比我还多,我赶紧让她把资料打包给我,我去曝光,她却不同意,说是不想曝光。为了获取他的信任,我把他拉到一个黑粉群,一起黑我家爱豆,过了一个月,我们交换了联系方式,还拿到了她QQ大号,微信号,自然,我给的都是小号。
  在和她聊天的同时,我发现她非常了解我家弟弟的真实情况,甚至连弟弟最喜欢吃草莓都知道,爱吃草莓连他队友都不知道的,只有我每天观察才发现这件事,她为什么会知道?我现在怀疑她是我家爱豆,毕竟之前他就有开小号黑自己的前例。我想过要打电话证实,但是又不敢,害怕失去他,这能选别的方法了。
  我只把窗帘拉开了一小条缝隙,用望远镜悄悄地看斜下方的房间,这个房子我选了很久,只有这里是最容易观察弟弟的情况,又不容易被发现的。毕竟我要保护弟弟,不能让私生饭去打扰他。他躺在床上敷面膜,我贪婪的看了许久,直到他把面膜揭下来我才想起正事,插上新买的电话卡,颤抖的输入背熟的11位数字,滴滴…没有人接,而望远镜里的人在客厅里练功,手机放在自己不远处。我把电话挂断,电话卡抽出来掰断,换上自己交换号码时用的电话卡,又打了一遍电话,这次秒接。我一边看着望远镜,一边和电话对面的人聊天。他接到我的非常惊喜,我顺势约他出来见面,他拒绝了,说是自己在忙工作。我说好,那下次等你有时间了在见。我们就像老朋友一样聊天,听得出来他很开心,看来他非常喜欢我这个朋友。在聊了84分钟之后,我对他说,我有事先挂了。和他互道了再见之后又聊了15分钟,我看了眼时间,想要直接挂断电话,但是不行,我压抑着火气,语气温柔的说:不能再聊了,我要去忙啦,再见。他只能挂断电话,说再见的时候仿佛对我依依不舍,但是,谁管他呢,我现在有要事要忙。
  我看了眼电脑上的时间,现在距离弟弟离开家门已经有23分钟了,电脑上的视频还停留在弟弟关门的那一刻。今天的弟弟戴着黑色的棒球帽,这个还是我送的,衣服也很好看,去买件一样的吧,我把视频上的图截下来保存在一个名为”love”的文档里,然后带上和他一样的帽子出门了。
  第二天,弟弟在打包行李要出发,应该是要去拍戏了,我等天黑了后跑到他家,想要用配的钥匙进去,才到门口就看到一个男人站在弟弟家门口,手放在口袋里掏着什么东西。


第2章
  我躲在角落里看到他拿出一串钥匙开门进去后才出来,回到家里,我打开望远镜观察那个男人,他正坐在客厅里看电视。黑色的短裤,灰色T恤,两条腿大剌剌的敞开着,上半身斜靠在沙发上,他长着一副受人欺负的可怜相,眼尾微微向下,给人一种随时都快要哭出来的错觉,皮肤在灯光的照耀下变得更加白/皙,也让人更想要欺负他。”刺啦”三脚架被我不小心移了位。
  我有些意兴阑珊的移开视线,把三脚架安回原来的位置。回到电脑桌前调出监控视频,截取了一张男人面容最清晰的图,正好也把他手上的钥匙清晰的拍了下来,孤零零的一把钥匙,旁边还系着一只布做的星星。
  娃娃是我亲手做了送给弟弟的,一年前,他因为私生饭追车出了车祸,我却不在他身边,还好救护车到的及时,我害怕再次出现这种情况,就趁代表粉丝去探望的时候,悄悄地把星星换成带定位器的那一只,定位器也一直是待机状态,从没有使用过,只有在他遭遇危险的时候我才敢打开定位器。
  在之后的一个星期的时间里,我把当初收集到的关于弟弟公司其他同期生的文件以及最近4年他们表演的视频找到,一个一个的进行对比。终于,我在第一次见到沈熠的表演视频里找到了这个人,他叫沈悛。看到视频里的沈悛我才明白为什么第一眼没有认出他。
  我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是在两年前的粉丝见面会上,那个时候沈熠还没这么火,参加见面会的粉丝也只有零星几个,我到的时候他们就在舞台上跳舞,最耀眼的依旧是沈熠,而沈悛不过是上来给一首歌伴舞而已,对他唯一的印象就是这个人拖累了他们,跳的那么烂,公司是怎么想的要让他上台,之后就再也没有听说过这个人了。两年前的他也没现在这么瘦和白,也没有一脸的可怜相。
  这一个星期以来我照旧没有出门,宅在家里查沈悛的事,或者时不时的看看群消息了解沈熠的情况。我知道沈熠为了演好这部戏做出了多大的努力,我不会再让别人伤害他。
  我离开座位,站到窗前拉开一条小缝,外面的光射进我的眼睛,随手一抹,把手上的水渍擦干,然后通过望远镜查看沈悛是否还在。不在卧室,不在钢琴室,不在客厅,餐厅、浴室和厨房是我的视野盲区,我只能焦急的握紧望远镜。卧室保持着弟弟离家的样子,物品位置都没有发生改变,床没有使用过的痕迹,客厅里的电视好像从来没有使用过,监控视频里也没有人进出,仿佛沈悛这个人从来没有来过。
  我当然知道这只是我的错觉,我的记忆力是不可能出错的,那他就只可能呆在厨房,餐厅,浴室这三个地方中的一个了,我现在十分后悔,当初为什么不在那里也安装摄像头,不需要顾及他的感受,我这么做都只是为了保护他而已,我是为了他好。我紧紧地握住望远镜,双手青筋爆出,目光仿佛要把阻碍我的那道墙凿穿,“咯嗞咯嗞、咯嗞咯嗞”牙齿的疼痛感使我渐渐的冷静下来。
  我转身走出房间不再看那间房子,腿是软的,手上没有力气,伸手去打开餐桌上的小灯时,听到了骨头咯吱一声,像是年老失修的机器人,我想,我该补充体力以及加强锻炼了,而且弟弟已经23岁了,是个成年人了,我要学会相信他,但是,坏人是不能随便放进家门的。我一口一口地吃着冷掉的饭菜,感觉有八分饱时,就放下碗关灯。
  起身,向前走六步,左转再向前走三步,左手边的房间是健身房,开门,手在开关处晃了一下,还是按了里面的开关,大灯把健身房照的像白天一样,我反射性的闭眼,感觉自己能适应强光之后睁开眼,才运动了20分钟,就听到有人开门的声音,我连忙站了起来,冲到门口又停下来不动,把耳朵贴在门上,他在放钥匙,他在换鞋子,他在收拾餐桌,”咳咳”她咳嗽了。我把刚刚因为动作激烈而露出来的项链塞回衣服里,只是家政阿姨在做午饭,继续运动吧。
  等阿姨走了后我才出来洗澡,水哗啦啦的,镜子里的人变得更强壮些,我伸手撩开刘海,露出一个伤疤,伤疤不大,像是已经愈合许久的。水停了,镜子里的人变得清晰些了,我不愿再看一眼,撤下浴袍把自己包裹住。
  回到房间,窝在电脑椅上,一遍遍的放两年前的视频。
  我睁开眼睛,想要坐起来,却感觉到腰部的酸痛,后背胳膊也是僵硬的,不知道什么时候在电脑椅上睡着了。我该换一个更舒服的电脑椅了,不能老是在这里睡着。我一边想一边舒展身体。走到窗前,重复着每天早上的动作,拉窗帘,用望远镜。
  钢琴房的纱帘被拉开了。他回来了吗?我调节望远镜倍数,想要看的更清晰。他在钢琴的侧面,只露出黑色的头发。应该是靠着钢琴休息吧,毕竟拍戏是很累的。我一边痴痴地用目光描绘露出来的一点点头发,一边打开手机群聊,看这个人到底是沈熠还是沈悛。
  群消息里没有弟弟回家的消息。
  QQ和微信里面有个人给我发了7条消息。
  在吗?
  早安!
  晚安( ̄o ̄) . z Z
  我有沈熠新的黑料,你要吗?
  在吗
  对方已撤回一条消息
  上次你要的黑料可以发给你
  黑料,既然你想要给我那我就不客气了。我把窗帘拉紧,不透出一丁点光来,然后打字回复撒比:
  我:抱歉,我最近工作比较忙,没看到你的消息。
  撒比:没事没事(对方正在输入中)
  我:我刚刚知道了沈熠最新的一条黑料,立马分享给你。
  撒比:什么黑料?
  我:就像你也把你知道的黑料也分享给我一样。
  撒比:我知道的都和你一样
  我:我感觉你知道的比我多,还有好多感觉是实锤
  能给我看一下吗,求求你啦~毕竟我们是他的黑粉,不是吗?
  (对方正在输入中)
  对了,上次不是说好了要见一面的吗,最近我都有时间,你呢?
  (对方正在输入中)
  黑料不用给我啦,我自己也在搜集,你找的也挺累的吧。
  撒比:东西我发你了,这个月工作比较多,下次再见吧。
  我:嗯,那我就不打扰你了,我先去研究一下你发我的文件,再见。
  我退出消息,迫不及待地打开文件,手机消息提示音一直滴滴的响,最后索性关了声音。文件里的内容都是之前他和我说过的,没什么区别,我再登入微博,发现他的微博大部分内容都删了,只留下和文件内容相符合的。即使被耍了,我也不能生气,等下次见面吧。


第3章
  我把因为这几天查沈悛而没有时间看的综艺打开,开头就是弟弟的美颜暴击,虽然我一直待在现场,注视着沈熠的举动,我无法否认的是,在镜头注视下的他更加耀眼,黑暗并不适合他,在回到家后,我把准备了许久的道具都封在了箱子里,藏于暗处。
  突然,我出现在了视频里,我手上拿着幼稚的气球,一只棕色大熊顶着粉色字体在我面前跳舞。看了视频我才知道那天遇到的熊是沈悛,他把手上的气球全部塞给我,在我面前跳舞,之后也跟了我一路,导致我只待了半小时就走了,在他把气球塞给我的时候好像和我说了一句话,是什么呢,我太困了,眼睛不知不觉的闭上,脑子里一片混沌。
  不知过了多久,我才醒来,视频正好播到沈悛给我气球的那一幕。最近总是时不时的就睡着,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。
  “咔哒”外面大门闭合。家政阿姨离开了,视频也播放到结尾,我这才活动活动身体,去客厅吃饭。
  “嘶”在吃饭时我才感觉到嘴唇的疼痛,似乎是破了皮,大概是天气干燥上火了。
  我回到书房,在墙上选了一个最好的位置,把照片贴上。
  灯光把前后两面墙都照亮,墙上用照片记录着弟弟的成长。两面墙上的照片隔着我对望,他们相似又不相似。
  我戴好帽子口罩出了门,沈悛才出发,现在跟着他看他到底要做什么。
  电梯从一楼缓慢的上升,我低头查看消息。电梯门在我面前打开,里面有一个人,我收回迈出的脚,之后,闻到一股刺鼻的味道,黑色的人影向我走来,他伸出手,我失去了知觉。
  我醒来的时候,听到钢琴声,轻柔舒缓的曲调缓解了我的紧张,我闭着眼睛假装自己仍然昏迷。感受到身下的柔软,双手也没有束缚,项链似乎还在。
  这个人到底有什么目的,是谁派来的,为了钱,我身上也没有什么可以被人惦记的。不对,还有股份,家里还在流传着我父母还给我藏了一部分股份,其实并没有那份股份,可是还是会有一些人相信这种谣言。即使我把我和弟弟的股份卖给了舅舅,他们也不放过我,也要编造谎言来榨取我最后的一点价值。那他是谁派来的?我或许可以用钱来打动他。
  在我思考对策的时候,钢琴声停了,“啪嗒、啪嗒……”脚步声离我越来越近。最终停在我的左边。静谧了许久,在我快要坚持不住睁开眼睛警告他时,他说话了,我突然之间明白了他要干什么。
  “《水边的阿狄丽娜》好听吗?这首曲子我从遇见你的那一天起就期待能弹给你听。”
  “但是,世界上不会存在奇迹”我注视着他的双眼坚定的告诉他。
  即使他绑架了我,脸上也没有笑容,还是一副受人欺负的可怜摸样,我无法相信,这么一个窝囊男人能做出绑架的事来,但是,沈悛做出来了。
  他没有再说话,回到钢琴旁继续弹奏《水边的阿狄丽娜》,明媚的阳光洒下来,照射在他的面庞上,使他显得不再可怜,身上像是被这首曲子注满了活力。
  直到黑幕降临,他才停止演奏,没有看我一眼就出了房间,仿佛没有我这个人。
  一个小时之后他才把门打开喊我去吃饭,我跟着他出了房间,这个房子我每天都透过望远镜观察,早就想要进来看,却没有想到是以这种方式。
  饭菜是普通的家常小菜,味道却不普通,和给我做了2年饭的家政阿姨做的饭菜是一样的味道,因为不愿意在家里见到其他人,所以从来没有和他见过面,让他趁虚而入了吗?
  我放下碗筷,疑惑的问:“为什么?你除了给我做饭,还干了哪些事?”
  “因为我爱你啊!”沈悛笑得满足,眼睛里泛着光,仿佛说的是他这一生最满足的事,“两年前,你只看到了舞台上的沈熠,却没注意到我。我很伤心啊,你能不能抱抱我?”
  我偏过头不再看他,我的疑问很多,但并不急于一时,如果他真的像他所说的爱我的话,我会把握住机会。
  “亲爱的,我们去睡觉吧”他愉悦地说,“即然你不抱我的话,那我就来抱你了。”
  我突然感觉到一阵困意,眼皮控制不住的往下垂,在模糊中,他抱住了我,在失去意识之前想到的是,这就是我为什么老是睡着的原因。
  在我恢复意识的时候,他不在这个屋子。门从外面反锁,没有通讯工具,电脑网线也拔了,我被困在了16楼的房子里,即使消失了几个月,也不会有人发现,我孤立无援。
  在餐桌上放了一张纸条,“我去帮你收拾东西。”
  斜上方的屋子能看到男人的身影,他走向窗前对我招手,我装作没看到他的笑容一样,转身离开。
  没过多久他就回来了,他把手中的文件袋和相册递给我,“照片我都给你带回来了,还给你买了一个相册,关于沈熠的那一部分我扔掉了。”
  “谁允许你动我的照片的!”我一把夺过他手中的文件袋,心里恨极了他,强忍着想要杀掉他的欲/望翻看手中的文件袋。还好,弟弟的照片没有被丢。
  “别那么紧张,你弟弟的照片我都是用小刀一张张慢慢铲下来,不会有损坏。”他伸手把照片夺走,微笑的说“我们把照片整理一下吧,就用我新买的相册好吗?”
  我克制住想要给他一拳的冲动,低下头把相册摆在面前,他把照片递给我,每一张都像他所说的那样是干净完整的。
  他突然指着一张图片说“这个游乐园不是沈熠前段时间上综艺的地方吗?你也去过啊。”
  “与你无关!”一把打开他的手,抬头想要骂他,却正好捕捉到他脸上一闪而过的紧张,我把要说的话咽回喉咙,假装刚没有注意到他的表情,他看到我在看,便露出一个笑容,我低头假装看照片,照片上的是我和弟弟在游乐园时拍的。
  那天是弟弟生日,他和我的关系渐渐回暖,终于不再避着我,我带他去游乐园,当天玩的很开心,还有工作人员送我们许多气球。之后便是混乱,我还记得当天晚上回家时的鸣笛声,红色的血,以及怀里的冰冷,唇上的热度。在我结束混乱的时候,看到的是舞台上的沈熠。
  不管沈悛在说些什么,我也只装作没听到,整个房子里都只有他一个人的声音。不知不觉中,照片全部整理好了,不多不少,刚刚好把相册装满。
  “既然照片都收好了,你大概也没什么可担心的了吧。”沈悛说到,他把相册拿走放在桌子上,左手放在衣服口袋里,“你昨晚上应该休息好了,那我们继续。”
  然后一把把我推倒在沙发上,等我反应过来时,我已经被他制住双手,摆出了面部朝下的姿势。


第4章
  当他把我压在厨房水池上时,我已经没有力气反抗了,一开始被压在沙发上时,我还能用脚踹他,脸上还留着我踹他淤青,现在呢,我的手早就抬不起来了,连道指甲印都花不上。
  水池台给我提供了支撑点,我才不至于滑到地板上。
  宽大的手掌垫在背上,手掌和皮肤接触的地方在源源不断的升起热量,呼吸粗重的打在脸上,汗水滑过乳/头,破皮的地方泛起密密麻麻的痒,在这种刺激下,我的乳/头硬的发疼。
  上身惨不忍睹,下/身也是一塌糊涂,羞于言说的地方早已被磨得发痒,前面的性/器即使在持续射出精/液以后,任在不断的刺激下保持挺立,哪怕他已经硬的发疼。
  我终于忍不住,颤抖的射了出来,洒在了他的小腹上。
  “你喜欢我叫你哥哥吗?以后我就是你弟弟了。”他狠狠的碾压那一点让我不断陷入高/潮的地方。
  我陷入欲/望的沼泽里,无法挣脱,喉咙里发出断断续续的呻吟。
  “我在这里杀了我的母亲。”沈悛突然凑到我耳边小声说道。
  像惊雷一样炸聋了我,性/器在他的声音下颤抖的射出最后一股精/液,我抬起头看着他的眼睛,想要和他说些什么,却愣在那里不知道要说些什么。
  沈悛看着我,然后捂住我的眼睛,低下头舔舐我的耳朵,温热的舌头刺激的我发起抖来,他把性/器抽出来,射在了我的小腹上。
  “哥哥,你喜欢我给你的气球吗?”他把我一把抱起,温柔地说“你知道浴室通常是干嘛的吗?都是罪犯处理尸体的地方。”
  后背冒出一阵冷汗。
  他把我带到浴室放在浴缸里,温热的水浇在身上,我忍不住舒缓了一下/身体,心里一点也不放松,双眼不肯放过他的一举一动,谁知道他说的是不是真的。
  当我闻到熟悉的沐浴露香味时,他已经简单的把自己洗干净了,然后从架子上拿出和我家一摸一样的沐浴露以及洗发露,他注意到我在看他手中的东西,坦荡的说,“不仅仅是这些,我的所有东西都和你一样。”
  没有人能把这么变态的事说的如此坦荡,羞愧以及愤怒快要把我压垮,我必须要做些什么,被烦躁占据的我,没有关注沈悛,即使他的双手在我身上乱摸,等到他把我洗干净抱回房间
  沈悛紧紧的抱着我躺在床上,双手按摩着我的腰,“哥哥,我刚吓到你了?那是骗你的,杀人的是我的父亲。你不要害怕,我不会对你做什么的。”
  哪怕他声音再怎么温柔,我也不会相信他的每一句话。我被迫和他面对面的抱着睡了一夜,第二天早上醒来的时候,浑身酸痛,却也有力气走动,我装作没有力气的样子,躺在床上,等他去买饭送到卧室里,我是不会去餐厅里吃的,也不会吃厨房里的东西的,昨天把那两个地方弄得那么脏。
  等他出门了,我把工具箱里的小刀藏在上衣里,或许,我可以威胁他,然后逃出去。
  等到了晚上,我力气回复了一些,他又把我抱在浴室里,脱了我的裤子,中指插/进我后面,镜子里的我脸色发白,我又想起白布下弟弟痛苦的脸,疼痛使我无法思考,我伸出一只手撑在他的肩膀上。他好像在对我说些什么,但那不重要了,我已经把刀拿出来了。
  温热的血喷洒在我的脸上,刀割裂肉的速度是那么的快,他的手在剧烈运动中滑了出来,痛苦在离我远去。
  他说的对,这是处理尸体的地方。浴缸里躺着一个年轻的男人,他穿着干净的睡衣,闭着眼睛,好像睡着了。
  我把身上处理干净之后就跑回家,在门口遇到一个老人,她称今天有一个年轻男人在我家门口拆什么东西,那个男人说是监控器。她好心的劝我说报警,我感激对她道谢,并且说之后送她保健品一表示感谢。在老人高兴地离开后,我关上门,把手上沾满血迹的一张照片烧掉,我不知道他为什么会把这样一张照片放在怀里,但是,那又有什么关系呢,我同沈悛沈熠两兄弟根本就不认识呢。

下载说明:
1.点击下方附件名,即可直接下载!
2.一个附件消耗1泡泡币。可由发帖免费获得,或充值获得;或永久VIP免费下载35万书籍。
3.本站在线提供最新章节、结局全文、番外等阅读,分享书籍可得大量泡泡币==》发书教程
赞助泡泡,晋级VIP会员(VIP4可免费下载全部附件)